所有东西正慢慢变成你想要的样子

克里斯多福•孟《亲密关系》阅读笔记

每个人都希望拥有美好的亲密关系,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能够得愿所偿。

在寻觅伴侣的过程中,不断地寻找、失去或离开某个人,反复循环,知道寻得理想的那个 TA,或者寻得勉强凑活的人,余生不如意。

亲密关系问题的真正根源像个无解的谜,“为什么非TA不可”的背后,其实有着各自的目的。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亲密关系问题和挫折都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。表面上,我们似乎只是孤单或渴望能有人分享我们的喜怒哀乐,但事实是每段亲密关系的背后,我们内心都在引导着去体验心理上的满足。

亲密关系建立初,互相吸引,产生火花。一生中遇到的人很多,为什么恰恰是“那一类”是自己所偏爱的。是一见钟情、化学反应,还是寂寞?然而事实证明,开始和维护一段亲密关系的背后的真正动机,其实在于需求。这个主动动机构成了人与人之间的“吸引磁场”。

根据动机理论,人们的行为是在动机支配下而做出的,换句话说,我们的行为是为了满足我们的某种需求。我们追求或吸引别人来作为伴侣,是因为我们需要TA的陪伴、照顾、了解、支持、赞赏、抚摸和共处。

孩子时代,我们就已经学会让别人来满足我们的需求,这个别人的角色大多时候即是父母。《正面管教》一书中提到儿童的两大需求:归属管 和 确认自己的重要性。这两类需求是人与生俱来共有的“爱与被爱”的本能。如果一个孩子在童年是,没有得到来自父母关于归属感及确认他对家庭的重要性的感觉时,他会在一生当中不断去寻找那个能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TA。当遇到这样一个TA,仿佛找到了那根丢失的肋骨,瞬间圆满。荒谬的是,为了吸引这个TA,我们必须假装自己有那些需要TA来弥补的特质。比如找一个自信的伴侣,那么你会认为一个自信的人不会喜欢自卑的人,所以在自信的人面前,会尽力表现出自己自信的一面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对方也在努力寻找那个能弥补他缺陷的TA,对方会是你期盼已久的TA吗?

童年时期的需求是我们幻想那个TA的根源,你相信这个梦中情人会满足你的所有需求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的要求会变得越来越复杂,期望会越来越高。以幻想的TA拥有的品质作为寻找伴侣的准则,通常情况会出现的情况是,人们会明说或暗示来改造伴侣。

在亲密关系的互动中,如果一个人感到失望、愤恨,大多是因为伴侣没有满足他的需求。这源于一是自身内心缺爱(如果我们需要某东西,一般是因为自己没有);二是如果没有某人来满足自己的需求,会觉得世界没有足够的爱。希望从伴侣身上得到很多需求,只会让自己从前的想法牢不可破。越来越会觉得自己没有人爱,世界没有爱,世界上的人也没有爱。不管是暗示或明说的方式,试着让伴侣“变得更好”,都是徒劳无功的,因为行为背后的需求并不会让自己感觉到内心的爱。如果不把自己的需求强加到伴侣身上,慢慢自己会在自己内心深处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事物。摆脱需求的束缚,学会接纳伴侣,也能让自己学会接纳本来充满需求的自我,会更少去认为自己需要满足需求来让自己变得完整。欲望是无止境的,需求永远不会得到满足,你也不会成为幻想的完整。书中把这一阶段称为:月晕阶段。

如果执着于期望和要求,那么在我们寻觅真爱的过程中注定是失败的。终究会发现,你的需求永远不会得到满足,因而失望,甚至愤恨。如果你感到愤恨,那么代表月晕现象第一阶段已经结束,会进入亲密关系的第二阶段:幻灭阶段。

什么是“幻灭”?

小时候,我们认为齐天大圣是真的,长大后的某天我们突然意识到,齐天大圣是人扮演的,这就是幻灭。

幻灭,往往给人负面的印象,让人联想到愤怒、绝望甚至背叛。事实上,这个词的本意是,不再被错觉迷惑,让自己能从“向外寻找快乐”的错误思想里逃脱出来,让自己内心本自满足。一般而言,在我们需求没有得到满足,对伴侣的改造计划全部不起作用时,幻灭就来了。这是,我们会做一些“偏差行为”。《正面管教》中,孩子的归属感和确认自己重要性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,会出现大致四种“偏差行为”: 1.引起注意(看看我,看看我);2.权利斗争(我不想做,你不能逼我);3.报复心理(你伤害了我多少,我也要伤害你多少);4.自我放逐(努力有什么用?反正我一点也不重要)。

前两种行为,目的是满足孩子的两大需求,而后两种则是孩子在觉得需求永远不会被满足时,被深刻的沮丧、痛苦驱使而做出的毁灭性行为。成人的亲密关系能让旧伤复发,当因为需求不满而愤恨时,就会让你做出小时候相同的偏差行为。目的往往是要控制伴侣,借此避免 幻灭。

亲密关系能治愈旧伤,但过程中,必须先体验对自己造成的旧伤。这时候问题来了,我们本应用负责的态度处理伤痛,却往往怪罪伴侣伤害自己,然后会尝试控制对方的行为,确保对方不会再犯。如果遇到困难却纵容自己任意发怒,这将会导致两人的感情渐行渐远。

表面上看,真挚的双方似乎往往站在相对的立场,但事实上,所有的争执都起源自双方共同的痛。只要能观察彼此的问题,更多的能化争吵为理解。只要放下自己的立场,接近对方,诚心希望好好沟通,才能快乐。书中提到8个重要问题能引导我们做出真正有效的沟通:

  • 1.我想要什么?
  • 2.有没有什么误会要先澄清的?
  • 3.我所表达的情绪,有哪些是绝对真实的?
  • 4.我或我伴侣的情绪,是否似曾相识?
  • 5.这种情绪是怎么来的?
  • 6.我该怎么回应这种情绪?
  • 7.情绪背后有哪些感觉?
  • 8.我能不能用爱回应这种感觉?

诚实自问自答这些问题,亲密关系的大多问题能够迎刃而解。另外,亲密关系无关的问题,也能够借助跟伴侣沟通的方式来解决。

爱能回应一切痛苦。爱意的产生,是由于内心在趋势我们去学习如何真心地爱自己和对方。能让我们克制冲动,用负责的态度来处理心中的不快,不致说出责怪或指责的话,换以理解、体谅的话。这样,在亲密关系中,我们才能够成长,并了解和接纳真正的自己。

逃避痛苦、不愿面对的倾向,只会延长我们所受的考验和苦难。很多人在面对痛苦时会倾向逃避、挣扎、发怒或反应过度,因而使痛苦加剧。但由于自身的不完美而产生的痛苦,不会自动消失。如果坦然面对,不抗拒,会变得更自信;更自信的自己也会更能接纳真实的自己。

当幻灭阶段移至内省阶段时,会有机会去审查自己的内心并发觉所有亲密关系的源头。内省,会让自己有更深的洞察力,去揭示错觉,大大改变自己对自己的看法。绝大多数的亲密关系,都会让人有失败的感觉。如果把伴侣当做满足个人需求的工具,那你很快就会觉得:是不是自己选错了人?是不是已经不那么爱了?

如果把亲密关系当做学习无条件爱的途径,那么你的决心能让你度过这些磨合,体验到更美好的快乐和融洽的亲密。这个阶段,潜意识可能会告诉你:你的努力都是白费,学会“穿墙而过”的艺术,突破这些障碍。

内省常被看做亲密关系里最丑陋的阶段。因为我们开始会觉得伴侣不再像以前那么迷人;很多事情会让你感到难以捉摸的倦怠感;还会觉得不管做什么都不能改变现状。这些无形的障碍,势必会让生活变得十分艰辛。停滞、死气沉沉、缺乏兴趣的感觉是亲密关系遇到屏障的最早信号。这时候,必须开始自省。如果将来的自己看到当下身处这种情形,你会如何选择回应方式?

世界上没有天生一对的最般配,也没有人能够活在火辣、热情、浪漫的亲密关系中,但我们能在亲密关系的旅途中,学会面对自己最好及最糟的特质,学习接受和放手。

《亲密关系》告诉自己: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,莫过于经历过一番努力后,所有东西正慢慢变成你想要的样子。感谢 克里斯多夫~